林羽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十分的自然,仿佛在叙述一个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实,但是这句话在李千珝和李千影耳中听来,却无异于一声惊雷。

    李千珝满脸震惊的望着林羽,眼神宛如在看一个傻子,还以为林羽没睡醒呢。

    “噗”

    一旁收拾东西的孙君跃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神情间的讥诮之情显而易见。

    不过他很快便忍住了,脸瞬间憋的通红。

    林羽这话简直要给他笑死了,还“我觉得”,林羽这句话说的真是大言不惭,仿佛米国医疗协会和欧洲医疗协会都宛如菜市场上的菜,任林羽挑选一般。

    林羽听到孙君跃这一声嗤笑声,不由有些好奇的转头望了孙君跃一眼。

    李千珝脸色也不由变了变,显得有些尴尬,知道孙君跃这是在取笑林羽,忍不住低声说道,“家荣,你这你是不是对这些医疗协会不太了解啊”

    “嗯,确实,毕竟我是中医,对这些西医医疗协会不是很了解。”

    林羽点点头,如实的说道。

    他这话指的是对各大西医医疗协会具体的研究项目之类的不是很了解,但是李千珝显然误会了林羽的意思,以为他对西医行业一窍不通,急忙耐着性子解释道,“虽然我对这些西医协会吧,也不是很了解,但是我知道,它们在西医行业的地位非同小可,相当于你们中医界里面元老级别的存在,代表着西医行业最顶尖的水平,所以不是我们想跟人家合作,就能跟人家合作的”

    说着李千珝忍不住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无奈道:“不瞒你说,我在国际上四处托关系找人,别说是米国了,就是澳洲、俄国这些国际上知名度不那么大的医疗协会,也压根都不搭理我们。”

    “是啊,何先生,这件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的,所以,我们还需要多准备准备”

    李千影冲林羽眨了眨眼睛,显然是在提醒林羽,怕林羽继续说下去暴露自己的无知,被孙君跃耻笑。

    林羽也看出了这兄妹俩的意思,笑了笑,说道:“我知道米国这种级别的医疗协会不会轻易答应跟别人合作,不过我在里面认识一个朋友,应该会帮到我们,正好她这段时间也要来华夏,到时候我们见面再详谈吧。”

    李千珝微微一怔,面色凝重的跟自己妹妹对视了一眼,再没有多说什么。

    孙君跃听到“朋友”两个字,有些无奈的摇头笑了笑,他还以为林羽会说出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人物呢。

    这时孙君跃已经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抱着纸盒箱背起文具包往外走去,冲李千珝说道:“李总,我就先走了,辞职申请我到时候会发到您邮箱中的,按照公司的规定,我是要在一个月之后才能离职的,但是对不起,我等不了了,您可以扣我的工资”

    孙君跃淡然一笑,接着抱着东西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过身,望向林羽,目光凝重,但是嘴上却挂着浅浅的笑容,缓缓道:“何先生,我觉得在我临走之前有必要提醒您一句,您刚才说起所谓的在米国医疗协会任职的朋友我也认识几个,甚至连协会中的主任我也都认识几个,但是他们起不到什么作用的,话语权全部都在会长和副会长这种级别的高层手里,而且,像这种世界顶尖的医疗协会,是根本看不起我们华夏医学界的,虽然您贵为华夏中医协会的会长,但是在人家眼里仍旧宛如一只蚂蚁般不值一提”

    说着他轻轻嗤笑一声,转过身快步的离去。

    “这个孙总,太过分了”

    李千影听到孙君跃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走得快,自己非要跟他理论上几句不可

    李千珝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声道:“家荣,孙君跃这话说的确实不怎么好听,但是他这话倒也说的是事实,像米国医疗协会这种世界顶级的医疗组织,是根本瞧不上我们华夏医疗界的,所以,要想跟他们合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虽然他不想打击林羽,但是没有办法,林羽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李大哥,你这话说的不对”

    林羽冲他淡淡一笑,说道,“米国医疗协会就算瞧不上我们华夏医疗界,那也是指的西医界,不是中医界”

    李千珝听到林羽如此自信的话脸上的肌肉不由跳了跳,十分林羽哪儿来这么大的自信,不过他也再没多说什么,附和着说道:“那到时候你让你这位朋友多帮帮忙吧”

    话虽这么说,但是他心里却丝毫不抱希望,心里开始盘算着,不行先找一些国际上二三流的医学机构合作着。

    此时军情处高级会议室里,胡海帆拿着一个文件夹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看到屋子里早就已经做好的两个身着军装的中年男子,不由咧嘴一笑,说道:“老袁,老水,这趟辛苦了”

    被他成为老袁和老水的两个中年男子分别叫袁赫和水东伟,是军情处的二、三号首长。

    袁赫把帽子一摘,摸了摸头,说道:“老胡,什么事啊,我们这刚回来,就急着叫我们过来开会”

    “好事,好事”

    胡海帆笑了笑,接着冲门外的两个警卫员吩咐了一声,让他们加强戒备,接着会议室的门锁了起来。

    “胡首长,又有什么好事啊,把你乐成这样”

    水东伟笑着问道。

    “关于这次剑道宗师盟过来拜访我们军情处的事情两位都听说了吧”

    胡海帆笑着说道。

    “听说了,听说了”

    水东伟急忙连连点头,脸上兴奋不已,兴冲冲道,“听说向老还活着,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胡海帆用力点点头,笑的有些合不拢嘴。

    “向老活着确实是一件好事,只可惜,英雄迟暮喽,恐怕帮不上我们军情处什么忙”

    袁赫眯了眯眼,悠悠的说道,脸上没有太大的情感波动。

    “是啊,向老确实是老了,但是仍旧老当益壮啊”

    胡海帆望了袁赫一眼,笑着说道:“你们没见向老使出断金指时,那帮倭国人的表情,一个个的吓得脸都白了”

    “哎呀,是吗,那太好了”水东伟急忙附和道。

    “不过这次除了向老,给我们军情处立下最大功劳的,就是何家荣何少校了”

    胡海帆兴冲冲的说道,整个人兴奋不已。

    “这个我也听说了,听说何家荣带来了一把剑斩断了小东洋一直引以为傲的东洋第一刀”

    水东伟兴高采烈的说道。

    “不错,而且剑道宗师盟的人想用硬气功装成往生圣体也就是我们说的至刚纯体糊弄我们,结果被何少校给看穿了”

    胡海帆笑着说道,“而且何少校仅仅只用了一根银针,就把那服部打趴下了,可以说给我们军情处赚足了脸面”

    “哎呀,英雄出少年啊,胡首长啊,你当年破例把何家荣弄到我们军情处来,确实是一个无比明智的抉择啊”

    水东伟忍不住感叹道,想起当初他还反对这件事来着,不由脸上闪过一丝羞愧。

    “老胡,你把我们叫过来,不会就是为了吹嘘这个何家荣吧”

    袁赫瞥了眼胡海帆,语气冷淡的说道。

    “那倒不是,我这次主要是跟你们二位商量一件至关重要的决议的”

    胡海帆连忙说道,“这次何家荣虽然为我们军情处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但是他却不贪图什么嘉奖,只是希望我们答应他一个请求。”

    “哦什么请求还需要找我们商量,你是一号首长,你自己做主不就行了吗”

    水东伟疑惑的说道。

    “这个我自己还真做不了主,需要得到二位的同意”

    胡海帆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随后转头望了袁赫一眼,低声道:“何家荣说想让我们授予他一个能够进入一号密仓看书的权力”

    袁赫闻言面色猛然一变,啪的拍了把桌子,急声道:“这还叫不贪图嘉奖能够随便进出一号密仓,这不跟我们三个平起平坐了吗上次就不应该让他去里面借走那三本书,这还蹬鼻子上脸了”

    整个军情处,能够自由进出一号到三号密仓的,也就只有他们这三位首长了。

    “老袁,你这话言重了,何家荣不过是想进去学习而已”

    胡海帆急忙替林羽解释道,“这说明他能够看懂那些古书里的内容,而这次能够识破剑道宗师盟关于往生圣体的谎言,也正是因为何家荣看了上次借走的那三本书啊,所以让他进一号密仓进行研究,再把他研究透彻的东西教授给我们军情处的其他成员,这从根本上而言,是在提高军情处的实力啊”

    “哼万一这小子别有用心呢”

    袁赫冷声一喝,摇头坚决道,“反正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不同意这小子进入一号密仓”

章节目录

最佳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奥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陪你倒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陪你倒数并收藏最佳女婿最新章节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C)2020 www.australianlevitra.com 奥创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