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哗然一震,纷纷定睛去看桌上的人,但是未等他们看清,窗外紧接着又飞进来了一个人影,同样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因为惯性太大,身子一滚,砰的一声摔到了地上。

    老村长等村民慌忙起身躲避,哗啦一声齐齐躲到了一旁,这才避免被伤及。

    “栓子”

    老村长俯身一看,认出地上的滚着喊疼的正是栓子后,面色不由一变,万分惊讶。

    他也是凭借着对栓子身形的熟识和栓子身上的衣服才认出来的,因为栓子此时脸上鼻青脸肿,满是血污,好似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一般。

    “那这是秃子”

    此时其他乡亲看了眼桌上的同样满脸血糊糊,而且脸上还扎着一些玻璃碴子的光头身影,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是我”

    秃子颤声回了一句,双手张着罩在自己血淋淋的脸前,但是却丝毫不敢碰,疼的浑身打哆嗦,声泪俱下的祈求道,“叔伯乡亲们,你们可得救救我啊”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老村长声音急切的说道,并且带着一丝颤抖,他猜到秃子和栓子似乎是被什么东西从外面给扔进来的,而能把一个大活人给瞒着窗户扔进来,这个东西的力道一定不小,所以他情不自禁的就往一些怪力乱神的方向上想去,以为军营里来了什么恐怖的生物,亦或者说是山神

    “谁敢在我军营里闹事”

    田首长也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问道,他绝对不相信所谓的鬼啊神的,他知道这一定是人为的,对于身体强壮的特种兵,把人扔进来,倒也不是难事。

    “卫兵卫兵”

    范延立马高声冲外面喊了起来,而他这一喊,才想起来军营里面人手紧缺,门外唯一的一个卫兵,已经被田首长派出去跟裴上将派来的人联系去了。

    他立马从腰间掏出了手枪,厉声冲周围的几个军官说道,“保护首长安全”

    “不用叫卫兵了,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这时一个悠悠的声音传来,接着就见报告厅外面缓步走进来一个身形单薄但是气质不凡的身影

    跟在这个身影后面的,还有一个脸上脏兮兮,但是任谁都能看出来这是个大美人的女人,一头的金发虽然黯淡了几分,但是仍旧十分的夺目

    屋内的众人在看到他们两人的刹那陡然间都愣住了,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惊诧

    “何先生安妮会长”

    田首长看到这俩人后也是愣了片刻,张了张嘴,满眼的不可置信,身子猛地一颤,赶紧从桌子后面跑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林羽的双肩,欣喜若狂的激动喊道,“我我不是在做梦吧何先生,安妮会长,你们真真的回来了”

    田首长感觉跟做梦似得,刚才他们还在为林羽和安妮的安危担惊受怕,而此时林羽和安妮竟然已经好端端的站在了他的面前,除了衣服和头发有些脏乱外,两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损伤。

    “啊,感谢上帝”

    安妮的助理贝亚特看到安妮之后也立马尖叫一声,不顾一切的朝着安妮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安妮,喜极而泣道,“安妮会长,感谢上帝能让您回来,感谢上帝”

    安妮也激动地抱住了贝亚特,眼中泪水横流,能够再次见到这些熟悉的面庞,安妮颇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不过在贝亚特大声喊着“感谢上帝”的时候,她却抬头望了林羽一眼,她知道,把她从水深火热中救出来的不是上帝,而且眼前这个男人

    欧洲医疗协会协会的人在看到林羽和安妮后脸色一沉,有些失落,毕竟安妮的回归,意味着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又回来了。

    不过除此之外他们倒是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而坐在他们旁边的混血男和查德两人则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眼中甚至带着一丝惊恐,手臂都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

    “你你们是怎么回来的”

    老村长在内的村民也是震惊不已,老村长连忙带着乡亲们迎了上去,满眼不可置信的打量着林羽,见他身上连点伤口都没有,宛如见了妖怪一般。

    毕竟对他们而言,但凡进了那个林子的人,就没有能活着出来的,而且林羽和安妮竟然在林子里待了这么久,竟然还能活着回来简直就是个奇迹

    “就这么一路找回来的啊”

    林羽冲老村长和一众村民们笑了笑,语气随意的说道。

    “找回来的怎么找回来的”

    老村长急声道,“进了林子怎么可能走得出来呢”

    就是他们这里最富有经验的老猎手,在林子里走深了,都得费半天劲儿才能走出来,而林羽和安妮两个人初来乍到,对这里的地形地势一点都不了解,而且进入的还是那片他都没进去过的深山老林,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走出来呢

    “是啊,难道你们在里面没有遇到什么怪异的东西吗”

    “山神你们看到了吗吃人的山神”

    “你们是怎么找对方向的”

    其他村民也立马跟着七嘴八舌的问道,脸上的神情皆是好奇不已。

    “好了,好了,你们先不要问了,让何先生和安妮小姐坐下喝口水,喘口气,慢慢说,慢慢说”

    田首长赶紧拽着林羽和安妮会长在椅子上坐下,关切的询问道,“何先生,安妮会长,你们饿不饿,我这就派人去给你们做点吃的”

    “好,给我们一人做碗鸡蛋面就行”

    林羽倒是也没有拒绝,他和安妮中午把野猪肉吃完后,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有吃呢。

    “好嘞,我这就去”

    一旁的范延没等田首长吩咐,立马答应一声,转头就朝着厨房跑去,因为不放心别人做,所以他准备亲自下厨。

    跟在田首长后面的一个士官也赶紧跑去饮水机那给林羽和安妮一人接了一杯水。

    林羽咕咚喝了一口水,接着突然悠悠道:“秃子,栓子,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他话音一落,周围的人立马转头四下一看,只见秃子和栓子两人此时正跪在地上,悄摸的朝着会议厅的门口爬去,顿时都狐疑不已。

    见众人朝着这边看过来,秃子和栓子两人瞬间僵在了原地,咕咚咽了口唾沫,满头冷汗的转头朝着众人望了一眼。

    随后秃子二话没说,猛地窜起,朝着会议室门口就跑,栓子见状也立马学着秃子快速爬起来,朝外面冲去。

    林羽坐着没动,但是手里已经多了两根毫针,骤然间一甩手,两根银针极速射出,精准的没入了秃子和栓子的腿弯儿,他们两人立马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

    碰到那只大猴子的时候他没有用,知道这细小的银针扎不透那猴子的皮肉,但是这银针对付秃子他们,可是绰绰有余

    “你们跑什么”

    田首长双目一瞪,指着他俩冷声道,“给我把他们俩抓回来”

    凭着作为一个师长的嗅觉,田首长似乎已经猜出了什么,很有可能林羽和安妮的失踪,这个秃子和栓子难辞其咎

    否则林羽一回来又为何会对他们俩大打出手呢

    田首长身后的一众士官听到命令立马冲了出去,把秃子和栓子抓了回来。

    “何先生,饶命啊,饶命啊”

    秃子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不停的给林羽作揖,颤声道,“我刚才已经跟您解释过了,我们真不是故意丢下你们的,我和栓子去解手的时候提前跟您和安妮会长说了,不让你们走远的,可是后来我们回来后就找不到你们了这真的不怪我们啊”

    “你胡说”

    没等林羽说话,坐在椅子上的安妮率先忍不住了,噌的站起来,指着秃子怒声道,“我们两个人根本就没走远,我们回去找你们的时候,发现你们早就已经走了而且我们顺着被你们踩乱的杂草去找过你们,也没有发现你们,前后不过才几十分钟的时间,所以你们两个一进了草丛就丢下我们走了”

    她说话的时候双眼近乎都要喷出火来,耸翘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显得蔚为壮观。

    众人闻言面色瞬间一变,齐齐望向了秃子和栓子。

    倘若真如安妮所说,那秃子和栓子是故意丢下林羽和安妮的,那这就是在杀人啊

    “妈的,安妮会长说的是真的吗老子现在就毙了你”

    田首长听到这话陡然间面色大变,啪的一拍桌子,掏出手枪就对准了秃子。

    “哎呦,冤枉啊,首长,我冤枉啊,您先听我说,听我说”

    秃子再浑,看到田首长手里黑洞洞的枪口后还是被吓破了胆,跪在地上,身子颤抖不已的冲老村长说道,“老村长,您是知道的,那林子里很多地方看起来都十分的相似,哪怕走出个三四百米,再往回走,都容易倒迷我怀疑,何先生和安妮会长一定往回走的时候找错了方向啊”

    “嗯”

    老村长点点头,沉吟道,“秃子这话说的倒是不假,我们的村民在林子里都容易迷路,更不用说何先生和安妮小姐第一次去了,而且那片林子又格外玄乎,走错了方向,倒是也有可能”

    “可是我们分明看过那些杂草有人踩过的痕迹”

    安妮气势汹汹的怒声问道,“而且,我们路上可是做了记号的,几百米的距离,我们不可能记错”

    “安妮小姐,万事不要那么绝对”

    老村长摆摆手道,“对于你们外地人而言,几百米的距离,已经足够让你们迷路了”

    “是啊,安妮小姐,我对天发誓,我们绝对没有故意丢下您和何先生”

    栓子此时也举起手对着天发誓道,“再说,我们丢下您和何先生,能有什么好处啊,你手里那镯子还没跟我们呢”

    方才林羽和安妮虽然撞见了他们查银行卡余额的事情,但是似乎并不知道他们被人买通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们手里那张卡就是混血男给他们的

    要不然林羽刚才在外面打他们的时候,绝对不会对这件事一字不问,所以他推测,他们查银行卡余额的时候,林羽和安妮也不过是刚到

    所以此时他便直接把镯子拿出来说事

    果然,他这话一出,众人也不由一愣,齐齐点头。

    “是啊,我们都听说了,你为了让秃子和栓子给你们带路,还答应把镯子给他们来着”

    “没拿到镯子,他们怎么可能会丢下你们,他们又不是傻子”

    “对啊,既然对自己无益,而且秃子和栓子与你们又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你们啊”

    “所以说肯定是误会了,那片林子走丢人是常事,而且秃子和栓子这两天还带着搜救队找你们来着指定不是他们”

    一众乡亲纷纷替秃子和栓子说话,觉得是林羽和安妮走丢了,气不过,故意给秃子和栓子头上按罪名。

    田首长闻言也不由迟疑了下来,是啊,秃子和栓子两个贪财迷,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把到手的宝贝扔下的。

    安妮听到老村长和众人的话也不由开始狐疑了起来,莫非真的是她和林羽在林子里迷了路

    “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丢下我们,但是我猜测,他们丢下我们,获益一定要大过这个镯子”

    林羽把安妮的那个镯子摸出来,十分笃定的说道,他知道自己没有找错方向,所以根本不会受这些村民的话的蛊惑。

    其实在林子里的时候,他还以为秃子和栓子丢下他们,是有可能发生了什么意外,但是一回军营,他看到秃子和栓子的刹那,瞬间便明白了是秃子和栓子故意丢下了他们

    不过至于其中的原因,他还没弄明白,他刚才把秃子和栓子打了一顿,先出了一口恶气,随后又把他们两人扔了进来,打算当着大家的面儿审讯他们

    “何先生,说话可是得讲求证据啊”

    老村长望了林羽手里的那个镯子,眯眼笑道,“您手里那镯子一定价值不菲吧,我们这多人,挣半辈子,可能都挣不到您手里的一个镯子,试问对于秃子和栓子而言,还有什么利益大的过您手里的镯子呢”

    秃子和栓子闻言用力的连连点头,满脸感激的望着老村长,似乎在感谢老村长替他们说“公道话”。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他们手里的那张卡,里面就装着巨额现金”

    林羽眉头一蹙,突然想到了秃子手里的那张银行卡,方才他和安妮一进来的时候只是听到了秃子和栓子说着什么查询余额,并没有往那张卡上多做联想,现在看来,那张卡里的钱极有可能不是个小数目。

    不过他这也仅仅是推断而已。

    听到这话,秃子和栓子两人脸色猛然一变,满脸惊恐的望着林羽,实在没想到林羽竟然如此料事如神

    “其实要想证实他们是不是故意丢下我们的,很简单”

    林羽站起身,冲田首长和众人问道,“这两天,他们一直领着搜救队在找我们是吧”

    “不错,何先生,这个倒是事实”

    田首长急忙跟林羽说道,“这俩小子这两天为了帮忙找你,觉都没怎么睡,饭也没怎么吃”

    “那看来我还得感谢他们了”

    林羽淡然的瞥了眼秃子和栓子一眼,冷声道,“麻烦给我一支笔”

    秃子和栓子咕咚咽了口唾沫,满脸惊诧的望着林羽,不知道林羽到底要做什么。

    “来,给”

    田首长急忙把笔拿过来递给林羽。

    林羽转头冲田首长说道,“他带着你们找了两天了,那我请问,你们搜寻的方位,是根据定位系统的路线来的吗”

    “奥,这个倒没有,因为你们的gps定位系统一进山便没了信号,他们俩人背回来的时候我们的人检查过,被磕坏了”

    田首长皱着眉头说道,因为有些山路险峻,定位系统被磕坏的事情倒也确实有过几次,他一开始并没有多想。

    林羽闻言嗤笑一声,瞥了秃子和栓子一眼,暗想果然如他所料,这俩小子精着呢,怪不得一开始要帮他们背包。

    “那这样就好办了,我圈出我们失踪的地点,然后我们再对照对照,他带着你们搜救的地点,如果不是一个地点,而且相距甚远,那就说明,他们俩在说谎”

    林羽拿着笔一边在地图上划着,一边不冷不热的说道。

    一旁的秃子和栓子听到这话却宛如遭到了晴天霹雳,身子猛地一颤,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差点昏死过去

    林羽圈出大概的地点后,直接递给了田首长,沉声道:“因为我们先是穿过我们前几日搜寻过的区域,所以我圈出的这个地点方位偏差应该不大”

    田首长看了眼地图,一旁的搜救队长老黄也凑了过来,看到林羽圈出的位置后面色一变,急忙说道,“我们搜寻的压根就不是这里,离着这里起码得有个七八公里,他娘的,我就说喊破嗓子了也没人回应嘛”

    田首长闻言脸色陡然一寒,现在他也猜到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就算秃子和栓子的记忆出现了偏差,有了误差,误差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大

    老村长等人看了眼地图,也是脸色一变,知道事情多半是林羽和安妮说的那样,是秃子和栓子故意丢下了林羽和安妮。

    “老子毙了你们”

    田首长勃然大怒,咔嚓将枪上膛,对准秃子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他这动作太快太急,林羽始料未及,根本都没来的及拉住他,枪声便砰的响起。

    林羽慌忙转身朝后面看去,只见秃子并没有死,而是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右腿,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说,你为什么要丢下安妮会长和何先生”

    田首长用枪口指着秃子冷声道,“你要是不说,下一枪我敢保证,打的绝对是你的脑袋”

    林羽见状才陡然间松了口气,有些敬佩的望了田首长一眼。

    田首长在盛怒之下还能保持冷静,并且想到了最主要的问题,不愧是师长级别的人物

    秃子此时疼的已经哭爹喊娘,额头上青筋暴起,哪儿还说的出话啊。

    “我说,我说”

    不过他身旁的栓子倒是哆嗦着身子举起了手,他双眼宛如铜铃般瞪着秃子血流不止的双腿,面色惨白,满头冷汗,裤裆处已经湿凉一片,隐约传来一阵骚臭味。

    像他们这种山野小民,哪儿见过枪的威力啊,所以这第一次见,就把他的胆给吓破了,他知道这一枪要是打在脑袋上,人绝对立马就死透了

    “我什么都说,求首长不要杀我”

    栓子颤抖着声音说道。

    “别废话,抓紧说”

    田首长十分不耐烦的将枪口对向栓子,冷声道,“现在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栓子身子猛地一颤,接着急声道:“是他,是他是他指使的我们”

    说着他就朝着田首长身后的人群望去,搜寻混血男的身影,但是让他意外的是,人群中根本没有混血男的面庞

    栓子顿时急了,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左右张望了一番,见确实没有混血男的身影,顿时慌了,急声道:“不不可能啊,他,他刚刚还在这的”

    “谁你说的是谁”

    田首长立马回身扫了众人一眼,面带狠戾。

    “是是那个长的有些像华夏人,又有些像西方人的那个医生”

    栓子颤抖着声音说道。

    混血男

    林羽也不由大惊,猛地回身望去,发现组织的人虽然大部分还在,但是混血男早已经不知所踪,而且跟混血男一起不见得,还有查德

    “是那个混血儿”

    田首长面色也阴沉无比,随后把枪对准了组织的人,厉声问道:“说,那个混血和你们队长查德都去哪儿了”

    “我我们不知道啊”

    组织的人满脸惊恐,立马举起了手,拼命地摇头,他们刚才只顾着看安妮跟秃子他们对质了,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队长和副队长都已经跑了

    “不说我毙了你们”

    田首长怒声喝道。

    “我们真不知道啊,求求你,不要开枪,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组织的成员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

    “田首长,他们似乎真的不知道”

    林羽沉声冲田首长说了一句,示意田首长别难为他们。

    “来人,把他们都给我带下去关起来”

    田首长立马转头冲一众手下冷声道,“另外,抓紧叫人集合,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这俩小子揪出来”

    因为这是在他的地盘上,所以他也不害怕查德和混血男跑了

    “是”

    其中两个士官立马打了个敬礼,跑了出去。

    “首长,那他们俩怎么办”

    另外两个士官望着秃子和栓子说道。

    “怎么办,当然是枪毙”

    田首长冷声道。

    秃子和栓子两人一听显得脸都白了,立马大声哭喊了起来,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不停的冲着田首长和林羽磕头求饶。

    “田首长,这,这有些过了吧”

    老村长咕咚咽了口唾沫,急忙劝道,“何先生和安妮会长这不也都没事吗,您您网开一面,饶他们俩一命吧”

    “就是,把人毙了,也太狠了吧”

    “你们当官的就这么横吗”

    一帮村民也站出来替秃子和栓子鸣不平,毕竟秃子和栓子是他们的乡亲,而且极个别还跟他俩沾亲带故,所以自然要站出来给他俩求情

    “我看你们一个个的简直是蠢到家了”

    田首长听到这话瞬间勃然大怒,转头冲老村长和一众村民厉声说道,“何先生和安妮会长这是没事,要是他们俩没回来呢况且,这已经不仅仅关乎何先生和安妮会长的性命了,而是关乎数千名村民和官兵的生死我们这次研究攻克病毒的医疗方案的希望全都在何先生和安妮会长身上,他们俩要是有事,那我们这些人,是不是到头来都得死哪怕仅仅何先生和安妮小姐失踪的这两天,就极大的延误了研究的进度,两天啊,这两天死了得不下十数人吧”

    这番有理有据的话一出,老村长和一众村民顿时互相看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面带怒容,是啊,秃子和栓子这哪是在害何先生和安妮啊,简直是在害这一大片村子的所有人啊

    “该死毙了他们”

    “活该你们俩真是黑了心肠”

    “自作孽不可活”

    一众村民态度立马大变,对着秃子和栓子破口大骂。

    秃子和栓子见自己的乡亲也都不支持他俩了,顿时面如死灰,知道自己这下死定了内心不由恨死了混血男

    “拖出去,毙了”

    田首长冷冷的冲自己的手下吩咐了一声,接着两个士官立马把秃子和栓子拽了出去。

    而林羽坐在一旁,一直未出言阻止,田首长说的没错,秃子和栓子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差点害死这里的一众乡亲,死有余辜

    “何先生,安妮会长,面来了”

    此时范延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走了过来,放在了林羽和安妮面前。

    安妮咕咚咽了一口唾沫,眼中都放光,她头一次发现一碗香喷喷的热鸡蛋面竟然会如此诱人

    不过她没急着动手,等林羽拿起筷子之后,她才拿起了叉子,哧溜哧溜的边吃边跟范延竖大拇指

    “何先生,给我们讲讲你们在林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老村长和一众村民坐在了林羽的对面,满脸好奇的望着他。

    林羽笑了笑,说道:“其实山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山神,你们所谓的山神,不过是一只大猴子”

    “大猴子”

    众人不由微微一怔,顿时聚精会神的听了起来。

    林羽倒是也没隐瞒,把在山里发生的事情给他们详细的讲了一遍,包括碰到了野猪,找到了那个猴子的洞穴,碰到了那个大猴子,并且还跟它交了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力图打破他们所谓的“山神”传说。

    “我的乖乖,真的有这么大的猴子”

    “宝藏的是我倒是听人说过,说那里面有古墓什么的,要不然那帮考古的,也不会冒险进去”

    一帮村民听完林羽的话,有些将信将疑,面面相觑。

    “是不是真的,到时候我们进去把这猴子抓到后,大家就知道了”

    林羽转头望向田首长,说道,“这猴子杀了这么多人,为祸乡邻,着实是个祸害,我们理应把它除掉”

    正是因为这个猴子的存在,那片林子村民才不敢进去

    “嗯,你这话有理,这猴子不杀人也就罢了,但是害了这么多人,是得除掉”

    田首长立马点点头,赞同道。

    “我们过来不是跟你们捉猴子的”

    一旁的欧洲医疗协会中一个满脸黄色络腮胡的中年男子听到这话冷声说道,“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找出这种病毒的宿主,研制出攻克这种病毒的血清”

    “不错,这才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他旁边的白发女助理也立马跟着附和道,“而且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线索,找到了疑似病毒宿主的生物”

    他们是来研制出治疗方案攻克病毒然后拿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奖金的,所以他们对捉猴子,保护村民安全这件事丝毫不感兴趣,他们要求田首长把仅有的全部资源都用来支持他们

    “哦你们找到了病毒宿主”

    林羽闻言不由有些意外,据他所知,病毒的宿主应该是深山老林里那批猴子啊

    “不错”

    络腮胡男傲然的挺了挺胸,冲一旁的女助理使了个眼色,女助理立马从后面拿出一个小金属箱,她把金属箱子的盖子往上一推,便露出了一层玻璃壁,透过那层玻璃壁,可见箱子里装着数十只芝麻粒大小的黑色蚊子。

    “据我们检查,这种不起眼的蚊子体内,带有病毒,这也是这次病毒传播这么广泛的原因”

    络腮男昂着头自信道。

    “不可能”

    安妮仔细看了眼箱子里的蚊子,急忙道,“我们一开始就对这种蚊子做过检查,发现它们体内没病毒的”

    “哼,那说明你们的检测不准”

    络腮胡男瞥了安妮一眼,冷笑了一声。

    安妮秀气的眉毛一蹙,刚要反驳,林羽突然一把抓住了她,接着林羽走到那个金属箱跟前,皱着眉头细细一想,抬头冲络腮胡男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蚊子中,只有极少数测出了体内含有病毒吧”

    络腮胡男闻言面色不由一变,显然没想到林羽猜的这么精准,冲林羽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但就是一百只中只有一只,也能造成大规模的病毒传播”

    “不错”

    林羽很赞同的点点头,笑道,“这下一切便清楚了,这些蚊子多半就是病毒的传播者,但他们不是真正的病毒宿主,真正的病毒宿主在我们迷路的那片林子里”

    他们先前也捕捉过这种蚊子,见这种蚊子内没有病毒,还以为与这种蚊子无关,没想到恰恰是这种蚊子传播的病毒

    “林子里”

    田首长和老村长等人惊诧不已。

    “对,就是那只大猴子和它的同类,它们才是真正的病毒宿主,所以我们必须得进去抓住它”

    林羽用力的点点头,说道。

    “胡说”

    络腮胡男闻言顿时急了,怒声道,“你这分明是在胡扯”

    “是不是胡扯到时候抓到那些猴子,不就知道了,你激动什么”

    林羽冲他淡然一笑,说道,“你只管看好你的蚊子就行了我们用事实说话”

    “哼”

    络腮胡男这才冷哼了一声,说道,“好,那我就看看你是怎么出丑的”

    “何先生,要进山捉猴子的话,我是同意,但是”

    田首长满脸为难的冲林羽说道,“我们部队这几天又有不少人染上了病毒,人手不足啊”

    林羽眉头一蹙,他先前也想到这点了,低声道:“实在不行就跟京城那边请示吧,要是能够找来一帮精锐部队的话,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虽然林羽跟这猴子一对一没有问题,但是要想徒手抓那猴子,还是十分的有难度,所以最好是找一批特种部队之类的精锐人员,跟着他们一起去山里抓猴子,但是他知道,精锐部队可不是说调动就能调动的,必须经过高层首长的同意,而且这里是疫区,高层首长是万万不会让自己的精锐部队冒这种风险的

    “唉,可惜啊”

    田首长用力的拍了下手,叹气道。

    “报告”

    这时方才的卫兵突然走进来啪的打了个敬礼。

    田首长面色一急,急忙说道:“怎么样,那混血和查德抓到了”

    “不是”

    卫兵急忙高声汇报道,“是京城军区派来的战友们到了”

章节目录

最佳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奥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陪你倒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陪你倒数并收藏最佳女婿最新章节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C)2020 www.australianlevitra.com 奥创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