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没有说话,沉着脸转头瞪了他一眼。

    窦辛夷急忙冲百里低声说道,“先别说话,先生把完脉之后自会告诉我们的!”

    百里这才再没说话,抿了抿嘴,双目紧蹙,鼻头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神情间担忧与紧张。

    过了半晌,林羽才沉声开口道,“她的脉搏十分的怪异……情况看似严重,但是,好像又不是很严重……”

    说着他起身掰开玫瑰的嘴和双眼看了看。

    “到底是严重还是不严重啊?!”

    百里被林羽这话弄的无名火起,冷声质问道,“你究竟会不会看病啊?!”

    “你说什么?我们先生不会看病?!”

    这时门外的厉振生也跨步走了进来,冷声呵道,“连大英的女王都被我们先生的医术所折服,偌大的华夏,还没有一人的医术能超过我们家先生!”

    “既然他医术这么厉害,为什么看不出病情?!”

    百里冷哼一声,质问道。

    “你以为看病是过家家啊……”

    “好了,厉大哥!”

    林羽沉声冲厉振生摆了摆手,示意厉振生不要跟百里争吵,转头冲窦辛夷问道,“辛夷,刚才厉大哥打电话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担忧,是不是刚才你已经替玫瑰把过脉了,情况不乐观吗?你探出来的是什么脉象?!”

    窦辛夷闻声神色一正,蹙着眉头颇有些疑惑的说道,“我刚才替玫瑰姐姐检查过,她的后脑勺有明显的磕碰之后造成的外伤,这应该是造成她昏迷的主要原因,我给她把脉的时候,一开始感觉她脉浮而缓,但是很快又感觉她脉洪而弦,过一会儿又变成脉滑而细,脉象琢磨不定,根本无法确定病情……”

    正是因为玫瑰的脉搏变换不定,她才不敢给玫瑰确诊,所以厉振生方才给林羽打电话的时候语气才会格外凝重。

    厉振生知道,窦辛夷跟着林羽这么久,医术早已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以前不管病重病轻,哪怕是她医治不了,她起码都能够根据脉象给病人确诊,但是此时还是头一次出现她都不敢确诊的状况,所以厉振生难免有些担心。

    “先生,您应该能看出来玫瑰到底是什么情况吧?”

    厉振生满是期待的冲林羽说道。

    “我把脉的结果跟辛夷一样!”

    林羽眉头紧蹙,沉声说道,“根据玫瑰现有的情况来看,我……我一时间也不敢确诊她的情况……”

    “您也不能确诊?!”

    厉振生闻声面色陡然一变,惊讶道,“不……不就是撞伤后昏迷了吗?!”

    要知道,这种病以前在林羽面前,根本就是小儿科,但是没想到此时竟然连林羽都无法确诊!

    “厉大哥,像这种外伤的昏迷,颅内情况是十分复杂的,在西医上,需要进行拍片,然后确诊病情!”

    窦辛夷沉声说道,“当然,中医上也有自己的判断标准,但是玫瑰姐姐的情况比较特殊,脉搏飘忽不定,根本无法确诊!”

    “果然是庸医!”

    百里冷哼一声,接着窜到玫瑰跟前,伸手要将玫瑰横着抱起。

    不过他手刚伸出去,便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牢牢抓住,他面色一变,抬头一看,见是林羽,顿时勃然大怒,用力的往回一抽手,想要挣脱开来,但是林羽手上的力道极大,让他丝毫都动弹不得。

    “放开我!”

    百里怒声喝道,“我要带玫瑰去医院!”

    “先别着急,虽然我暂时无法看出她的症状,但是不代表我医治不好她!”

    林羽望了眼床上的玫瑰,定声说道,“如果用达摩针法中的第五针魂归门,应该能把她救治过来!”

    “你确定?!”

    百里冷声冲林羽质问道,“你给她施针之后,没把她医好,反而致使她的病情更加严重了怎么办?!”

    “嘿,你小子真他娘的忘恩负义!”

    厉振生面色一沉,冷声冲百里骂道,“你怀疑谁呢?要不是我们先生派人去救你们,你他妈的能活着回来吗?!”

    听到他这话,百里铁青着脸,再没说话。

    “我知道你关心玫瑰!”

    林羽抬头望了百里一眼,眼神微微一变,淡淡的说道,“我对她的关心,同样不比你轻弱分毫!”

    “好,我就让你給玫瑰医治,要是玫瑰出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的命!”

    百里冷冷的冲林羽说道,眼中凶光毕露,因为太过关心玫瑰,加上他一直将林羽视作情敌,所以虽然林羽派人救了他们,但他仍旧对林羽没有任何的感激之情!

    “你们先出去吧!”

    林羽冲百里和厉振生等人挥了挥手。

    “不行,我要守在玫瑰身旁,寸步都不能离!”

    百里沉声说道,语气坚定无比。

    “不行!”

    林羽冷声说道,“达摩针法第五针需要将她上半身的衣物去除,你不能在这里!”

    “去除衣物?!”

    百里神色猛地一变,瞪大了眼睛望着林羽,又是惊诧又是愤怒。

    “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不去除衣物怎么针灸?”

    厉振生厉声冲百里呵斥道。

    百里瞪着林羽的眼中直冒火,拳头捏的咯叭作响,一想到玫瑰的身子将要呈现在林羽面前,他心中宛如刀绞,但是他又没有任何理由进行反驳,毕竟针灸确实需要脱衣服。

    00ks

    “你到底想不想救玫瑰了!”

    厉振生继续冷声说道,“托的越久,她的情况就越危险!”

    百里这才十分不甘心的咬了咬牙,冷声冲林羽说道,“记住,她要是有个好歹,我一定杀了你!”

    说着他快步走出了内间。

    “辛夷,帮她把上身的衣服脱掉!”

    林羽沉声冲窦辛夷吩咐了一声,接着起身走到柜子前找出了自己的那套龙凤银针,待窦辛夷帮玫瑰去除衣物后,他便直接坐到玫瑰跟前,施展起了达摩针法。

    他的神色淡然,双眼澄澈,没有丝毫杂念,一心挂念着玫瑰的安危,所以施针的时候无比的小心谨慎。

    等到最后一针主针落下之后,他这才长出了口气,询问了下窦辛夷时间,接着坐在一旁耐心的等了起来,他轻轻的抓着玫瑰略显冰凉的手,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玫瑰紧闭的双眼,一边等待着玫瑰苏醒,一边不自觉回忆起他跟玫瑰相见相识的种种场景,内心一时间柔软无比。

    “师父!”

    这时窦辛夷的声音一下将他拉回到了现实,“这……这都过去二十分钟了,玫瑰姐姐怎么还……还没醒……”

章节目录

最佳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奥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陪你倒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陪你倒数并收藏最佳女婿最新章节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C)2020 www.australianlevitra.com 奥创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