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政脸色变的冷厉如冰,死死盯着苏景,之前那淡定从容的姿态……此时却仿佛目睹泰山崩塌,眼底尽是不敢置信神色。

    他深深吸了口气,道:“你杀了倾心?!”

    “倾心早就死了,你杀的。”

    苏景淡淡道:“我只是让她安息,而如今,还打算让她最爱的丈夫下去陪他,仅此而已。”

    秦政那扶在太阿上的手突然剧烈颤~抖起来。

    哪怕面对异魔之王,他也不曾有半分动容畏惧……更遑论颤~抖。

    可现在,看着苏景手中那个小小的锦囊。

    他却仿佛呼吸困难的老人一般,艰难的弯下了腰,重重的喘息着,盯着苏景的目光,已经满是冷厉杀机。

    而苏景已经缓缓横起了莫忘剑,说道:“你与异魔之王鏖战,有伤在身,但我也没找帮手……严格说起来,咱们这样也算公平吧?绝对的公平是追求不到的,毕竟,我们的年龄就差了那么多,差不多行了,秦政……现在,你是不是想杀了我?就如我想杀你一般?!”

    “孤要你的命!”

    秦政一字一顿。

    话音落下。

    片刻也不愿等……

    太阿已然出鞘。

    神兵虽在之前与异魔之王的战斗中断裂……但神威却是丝毫不减。

    厚重压力自四面八方袭至,好似所在的世界,规则就那么突然改变了。

    重力何止翻倍那般简单?!

    时重时轻,身体好似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那般可怕厚重的压力……若是寻常先天宗师,怕是都不必秦政动手,单单面对这时时刻刻改变不休的重力,就得被生生挤压成肉泥。

    可惜,这般压力,面对龙象般若功已至第七层,体质远远胜过横练武者的苏景,却还不足以殒他性命。

    “孤要你死!”

    秦政眼底泛起幽蓝杀意,太阿断剑毫不留情,直朝着苏景斩去。

    这一剑……已再无半点其他顾念。

    此时此刻,多年来的坚持,多年来的奢望,就此彻底崩溃于苏景之手。

    倾心不在了。

    永远不在了……无论自己再如何努力,再如何强大,哪怕凌驾于苍生诸天之上,也不可能再寻回她了。

    每个孤寂的夜晚,那精心送上的香茗,终究是尝不到了么?

    如此一想,纵然淡漠如他,心头竟也惊惧的颤抖不已……直袭心底的寒冷,让他完全无所适从。

    是恨?

    是怨?

    秦政没那么多的感情……此时此刻,他已不敢面对这个现实。

    所有的愤怒,尽都倾注于手中太阿之上。

    尽都宣泄于面前之人的身上……哪管他是谁的血脉,谁的孩子。

    反正,不是他的倾心。

    “有意思,你这异魔,也终于原形毕露了。”

    苏景低低笑了起来,笑容竟有几分狰狞。

    重力压迫之下,颇有几分行动不便。

    但也不必动……

    空着的左手蓦然间握住另一柄赤色长剑,随即松手。

    在重力的压迫下。

    长剑向着地面坠去,却在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地面荡起无边涟漪,长剑就那么没入地底,有数之不尽的涟漪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随即……

    那平坦的地面,好似湖面……而在湖心深处,蕴含着的大恐怖,就那么轰然爆发开来。

    火山爆发。

    熔浆四溅。

    无边熊熊荒炎弥漫四面八方。

    这火焰夹杂焚尽一切之力,连空间也随之不稳……

    八凶玄火法阵,混杂苏景如今的荒炎。

    威能之强,已超越入道至尊的范畴,而如今的荒炎,更是夹杂着神妙的道之真意。

    空间之内的一切,尽都在焚烧范围之内。

    那厚重无比的道之真意,也被火焰生生焚烧殆尽。

    玉霄加持。

    二十倍功力全无半点留手。

    “死!!!”

    一声尖啸。

    苏景执起莫忘剑,狂啸。

    猩红血光环绕,他就仿佛自地狱深处爬出的红衣恶鬼,向着自己的仇人发出最为不屈的报仇!

    呯!!!!

    火焰之中……太阿剑与莫忘剑,再度狠狠撞在一处。

    尖锐的刺耳声响彻九天十地。

    周遭那华丽的宫殿,郁郁的青植,连带着翠绿的草坪。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声刺耳之声下,轰然破碎开来。

    以两人为中心,方圆数十里,狂风席卷……阿房宫几乎在这一击之下,尽成废墟!

    只是比起之前的平分秋色,如今已然断裂的太阿明显有所不及。

    剑刃一阵轻轻的嗡鸣,一节指甲大小碎刃完全违背了万有引力,仿佛落叶般,就那么缓缓坠落在地。

    苏景喉咙一痒,一口鲜血已经无法抑制的自紧咬的唇齿间喷了出来。

    但……

    看着秦政那微白的脸色。

    显然,纵然自己集合玉霄与八凶玄火法阵的力量,也无法与他匹敌。

    他心头却全无半点沮丧之念……

    很近了。

    两人的差距很近了,近到就如两人现在所处的位置,触手可及。

    八凶玄火法阵本就是凌驾于入道至尊之上的威力,而自己加上玉霄之助,也已是入道至尊的境界。

    如今的自己,已经真正拥有了挑战全盛时期的秦政的实力。

    如今秦政有伤……

    “但这个时候,谁跟你讲公平一战?!”

    等不及了。

    攘外必先安内,先杀秦政,再想办法处理异魔!!!

    “死来!”

    爆喝声中,苏景一剑不敌,毫不惋惜……再度一剑斩出。

    没有任何花式。

    只是剑刃之上,却已经有雷霆弥漫,两人脚下,冰霜缓缓蔓延。

    悄无声息,却已将两人立足范围,尽都给包裹其中。

    道之真意!

    而此时,纵然身处暴怒之中,秦政已经醒悟过来……那熊熊烈焰,金色的火焰竟拥有如斯神奇的能力,竟然将自己的道之真意给燃烧殆尽。

    这小子的道之真意,便是焚烧他人的道之真意,在他面前。

    一切道之真意,都将消弥于无形之中。

    但孤的道之真意是那般容易消弥的么?

    秦政再度提剑……

    一剑倾城。

    他苦心孤诣,所创的绝世剑法,将道之真意与剑招完美融合……既是道之真意,又是绝世剑法。

    苏景脚下只感猛然一沉。

    双脚已然深陷在大地之内。

    与轮回空间里,那个有所留手且未达至巅~峰的秦政不同……如今的秦政,出手已再无半点留情,其狠其绝,已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这样才有意思!”

    苏景舔了舔唇角的鲜血,吐出一口血块,脸上露出了快意的神色。

    :。:

章节目录

无限气运主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奥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落花独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花独立并收藏无限气运主宰最新章节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C)2020 www.australianlevitra.com 奥创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