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清浅一边说着,一边挥舞着洗衣槌,木棒与空气摩擦,发出呜呜的声音,梅暗香下意识的朝后退了退,怕被木棒打到身上。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一个照面,梅暗香就输了气势。

    想想接肩膀时的疼痛,她端起木桶走远了一些,但心中依旧不甘心,扭头嘟囔道:“妖里妖气的东西,迟早让人抓了你!你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家里活都不干,动不动就回娘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娘家那边有了什么人,活该被二叔嫌弃。”

    梅清浅槌衣服的棒子突然就扔了出去,朝着梅暗香的方向飞去。

    “啊……”梅暗香惨叫一声,急忙朝旁边躲,但还是慢了些,被木棒砸到了小腿,痛的半跪在了地上。

    她捂着腿骂人,余光扫到一双布鞋停到了自己面前,她声音戛然而止,就好像呱呱叫的鸭子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

    梅清浅的声音很冷,整个人都散发着冷气。

    “你说我可以,但再说我娘一个字,我就把你的牙齿一颗颗打掉,免得你张嘴就喷臭气。”

    “你敢!你不怕坐牢你就尽管打。”梅暗香色厉内荏的叫着,腿肚子却微微有些颤抖。

    她因为捂小腿,已经半蹲在了地上,不想梅清浅一抬脚,直接踩在了她背上。

    “梅清浅你走开,把你的脏脚拿下去,我爹娘不会放过你的!”梅暗香又羞又恼,觉得被这样踩着丢尽了颜面,可不知道为什么,梅清浅的脚好像有千斤重,她怎么挣扎都使不上劲,几乎要被踩的趴在地上了。

    梅清浅其实没使多大劲,踩的是梅暗香的穴位,让她后背无法发力,自然站不起来了。

    “我再警告你一次,你自己犯剑我拦不住,但如果你再提我娘,我就打掉你的牙。”她这一次脚下使了些劲,梅暗香撑不住趴在了地上。

    “放开我,等我大哥二哥回来收拾你,你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梅暗香咬牙切齿的说。

    梅清浅把鞋底在她背上蹭了蹭,这才松开了脚。

    “好啊,我等着。”她说完转身,继续去洗衣服。

    不远处,梅暄妍脚步匆匆的往这边走,焦急的叫道:“二妹妹住手,别伤到暗香。”

    梅清浅扭头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这个好姐姐来的可真慢。”

    她刚刚余光扫到有人在远处躲着,她没看清是谁,还以为是村里不想惹事的小姑娘,直到她收了脚,不跟梅暗香一般见识了,梅暄妍这才“急急忙忙”的赶来了。

    梅暄妍三步并两步的赶过去,扶起了梅暗香。

    “一笔写不出两个梅字,你何必这样?”梅暄妍露出痛心之色。

    梅清浅伸出小拇指挖了挖耳朵,不耐烦的说:“这里没别人了,别假惺惺的做戏了,累不累?”

    河边此刻静悄悄的,只有隐隐的水流声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确实像梅清浅说的,没有别人,只有她们三人。。

    梅暄妍脸慢慢的板平,眼底的痛心之色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平静。

章节目录

福妻跃农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奥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倾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咔并收藏福妻跃农门最新章节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C)2020 www.australianlevitra.com 奥创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