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

    “你好,美丽的女士,请问这里有一位叫做索特费斯的先生吗?我这里有他的一封信。”

    摩根满头雾水的注视着眼前自称是信使的家伙,对方口中所说的那个名字让她有些熟悉却又陌生。

    索特费斯?等等,这不是师弟在外惯用的名字吗?

    因为齐无策本人在家中从来都不使用索特费斯这个大概算是乳名的名字,所以即便是以摩根那过目不忘的记性也愣上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请进来稍等一会,我这就去喊一下我的师弟。”摩根邀请着信使到修道院中休息,然而对方貌似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这倒是不用了,我就在此处等着就行。”信使并不知道他那眼中一闪而过的畏惧已全被摩根收入眼中。

    “那就在这等着吧,我稍后就来。”

    摩根的态度冷淡了下来,她知道对方为何会有畏惧,这还都要归功于已在不列颠成了气候的教会。

    随着教会的势力日益扩张,加上运行理念的不同,魔术协会也就不可避免的与教会之间发生了冲突,这也导致了教会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对魔术师不断进行着污名化。

    起初不列颠的上层社会无疑是对这种污名化嗤之以鼻的,但随着发现魔术师能够做到的许多事都可被神职人员所替代后,原本对这种污名化的刻意压制也在没那么在乎了。

    加上魔术师们为保持神秘而不做解释,这也导致目前不少的底层的民众对魔术师这一类的存在抱有极大的抗拒心里。

    快步走到工房,摩根看到了正在其中与老师研究怨灵的齐无策。

    “怎么?有什么事吗师姐?”

    齐无策停下了手头,将正在研究的怨灵塞入一个罐状的容器中,然后看向了摩根。

    “师弟,有一名信使在修道院门外等着你。”

    “信?哦!应该是我在伦敦那边附近的朋友寄过来的吧,说起了好像有一段日子没和他们联系过了。”

    本来是每年都会在夏季去探望玩耍的,不过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的研究变得繁重起来,他大概有将近两年左右的时间没有与阿尔托莉雅他们碰过面了。

    摩根好奇的看着齐无策,因为对方总是用“我有个朋友”这样的句式在某些事上来搪塞她,所以她一直都以为齐无策那位在伦敦的朋友其实就是他自己。

    “师姐,请务必不要用这种古怪的眼光看着我,我说过了,我那个朋友真的不是我自己。”齐无策告饶的挥着双手,摩根那质疑的眼神总能让他觉得压力山大。

    麦尔肯在一旁没好心的笑着,时常看着这两位徒弟拌嘴,也是他平淡生活的一大调剂。

    他倒是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起初是他这个小徒弟在平日里的闲聊总是用“我有个朋友”这样的句式来掩饰某些尴尬的问题。

    后来这就逐渐引起了他大徒弟的好奇,然后又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结果自己大徒弟的注意力就全部纠结在了“你说的这个朋友究竟是不是你自己”上。

    从一开始的疑惑,直到现在变成了单纯的拌嘴,而关于齐无策究竟是不是有个朋友这件事已经完全不被摩根在意了。

    “总之,师姐我先出去拿信了,我那个朋友这次应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找我这才会送出信件来吧。”齐无策趁着摩根分心,撂下一句话后闪身跑出了魔术工房。

    因为潜意识里总感觉对摩根说出阿尔托莉雅的名字会带来非常大的麻烦,所以齐无策一直没有与摩根道出他在伦敦那边的朋友是阿尔托莉雅。

    “您就是索特费斯骑士?”

    “如果你是艾克托爵士派来的信使的话,那么我就是索特费斯没错了。”

    随着齐无策一口道出了寄信人的名字,信使的心中也不再有任何的怀疑,爽快的将信交给了齐无策。

    “索特费斯阁下,既然信你已经收到了,那么我也应该告辞了,毕竟我还有很多信要送。”达到了目的,信使没有久留的想法,随意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修道院。

    将信拿在手中,齐无策虽心中疑惑着艾克托为何会在此时给他寄信过来,但他却并没有急着在门口便把信件撕开。

    回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上一口香醇。齐无策这才靠在椅子上悠哉悠哉的撕开了信件。

    “齐无策阁下,好久不见,不知你过得是否还好?想来以你的才华一定是在卡美利亚德学到了不少常人难以想象的知识。”

    开篇是正常的问候,但那言语之间透露出的信息不难让齐无策猜出艾克托爵士的真实想法。

    事实证明,事情就像齐无策所想的一样。

    “阿尔托莉雅阁下已经到了可以举行成人礼的日子。最近伦敦将会有一件大事发生,这件事将会决定阿尔托莉雅阁下余下的生命如何度过。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齐无策阁下或许能够在那件大事发生之前来到伦敦为阿尔托莉雅阁下提供帮助。”

    后面还有很长一段记录在另外一张纸上,那是来自凯与阿尔托莉雅的问候。

    耐心的看完整封信件,这来自他为数不多的几位友人的问候,让齐无策温馨的笑了笑。

    那就起程去一趟伦敦吧,顺道也可以尝试去与魔术协会的那帮子魔术师接触一下。

    因为地下书库里的魔道书在他待在卡美利亚德的第三年前就已经被全部看完,所以在进行了两年的沉淀彻底掌握了所学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那种等级!的感觉了。

    这一次去伦敦的话,如果可以他正好把魔术协会的藏书库也给全部看上一遍。

    “师弟,你好像笑得很开心啊?”

    齐无策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摩根给吓了一跳,以至于思绪都被完全打乱。

    “是笑的挺开心,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了吗?我的乖徒弟。”大概是跟着摩根一起来的,麦尔肯此时已经坐在了椅子上正笑眯眯的看着齐无策。

章节目录

穿越,作死,玩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奥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闲鱼抓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鱼抓猫并收藏穿越,作死,玩脱最新章节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C)2020 www.australianlevitra.com 奥创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