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第三次再入军营,陆谦明显要比前两次放松多了,再不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毕竟孙途可说过了,不会再与他计较前些年坑害林冲之事,以对方如今的身份地位,总不会在此事上撒谎骗自己吧。

    事实也的确如此,他很顺利地就进入了军营,孙途也抽空见了他。只是当他说明来意后,其脸上的笑容却是一敛:“竟还有这等事情?数名钦差卫队里的禁军将士竟无缘无故在我青州失踪了?这怎么可能?我青州几年下来绝少有案件发生,就是妇孺都不见有丢失的,更别提几个大男人了!这会不会是曾监军想敲打我的一个借口?”

    被孙途拿怀疑的目光这么一盯,倒让陆谦有些不安起来,赶忙摆手道:“都监明鉴,小人可不敢哄骗算计于您哪。此事千真万确,还是下面的人发现他们不见后先报到的我这里,侍郎才知道的他们失踪。”

    “可这事实在没道理啊……”孙途蹙起了双眉,片刻后才大声道:“来人!”等守在门外的亲卫进来后,他才吩咐道:“你们去府衙那里问上一问,看看这两日可有人在城中闹事而被扣押的吗?还有,军法司那边也可以去打听一下,如今城中只有这两个衙门可以拿人而不经我首肯。”最后一句却是跟陆谦所说。

    后者见亲兵领命而去也松了口气:“都监能如此上心,此事定能很快就查个水落石出。那些人毕竟是禁军将士可不能在此出什么岔子呀。”

    “是啊,不然就落人口实了。”孙途笑着说道:“对了,不知陆虞侯可知道最近曾监军他有什么打算吗?”

    孙途这状似无意的一问却叫陆谦心下一凛,忙含糊道:“这个下官就不得而知了,我一直以来也只是听令行事罢了。”

    “是吗?这就让本官有些无法理解了,明明旨意上写得明白曾监军为主你陆虞侯为副,怎么你却连知道其打算的权利都没有了?还是说曾监军一直就瞧不起陆虞侯,并没有将你当作同僚看待啊?”孙途眯着眼睛看着他问道。

    “我……”陆谦一时有些不知该如何回应才好了,同时心里也确实很不是滋味儿,无论是一路而来,还是到了青州后,虽然自己努力想讨好曾开乾,想要有所表现,可对方却并不领情,某些言行里还能看出对自己的蔑视。

    其实这也在情理之中,谁叫他只是个没实权的武将,而且是之前还饱受排挤与冷落的武将呢?而更叫他心生感慨的是孙途对自己的关切,这就与曾开乾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了。

    “曾开乾他来此监军并不像表面说到的那么简单吧?他是受命朝中某些人,打算从我手中夺取山东兵权才来的青州吧?”孙途见他心神动摇,就突然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来。

    此话顿时就让陆谦的身子一震,霍地抬头,满眼惊慌地看着对方,看

    他这模样,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起身逃命。见此,孙途又是一笑:“陆虞侯不必紧张,这等事情我早已猜到了,只是之前当着他人之面不好细说罢了。但我看得出来你和其他人不同,又是我军伍同道中人,所以才会想着问问你的真实想法。”

    即便得到了宽慰,陆谦心中的紧张却并未消减多少,嗫嚅了半晌后才说道:“小人……小人确实没有和孙都监您为敌的意思啊……”

    这话当然是假的,在汴京时他就是靠着检举孙途弹劾蔡京一事才翻的身,后来得到跟随曾开乾来青州的机会后,他也早打定了主意要配合对方将孙途等人全数搞定。不过这些想法在来到青州,见识到孙途在此地的权势和人望后,便彻底烟消云散了。

    说到底陆谦都是个明哲保身的小人而已,在他心里压根就不存在什么忠孝义气一说,当初他能为了攀附高衙内而出卖多年好友林冲,那今日为了自保或富贵把曾开乾给出卖了也不算什么难事。

    不过有一点却是叫他感到为难的,孙途在青州固然一手遮天,可他毕竟是朝廷官员,青州对大宋来说也不过一隅之地,自己一旦站错了队,等朝廷法办了孙途,自己可就跟着完蛋了。

    “呵呵,陆虞侯忠心朝廷本官还是很佩服的,不过有些黑白之分我也希望你能看清楚了。如今咱们的敌人是梁山泊贼寇,若是因为曾监军在背后干些什么事情而导致此事出了差错,对朝廷,对天下来说可就大大的不利了。就是对你来说,这也是一个错误,即便有人保着你,今后仕途也将大受影响,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孙途继续蛊惑着对方道。

    最后几句话对陆谦的影响可是不小,这么一提,他还真觉着一旦孙途兵败自己会受牵连了。相比于曾开乾这个文官监军,自己这个武将必然会被列入到战败的罪魁中去,而且自己无根无底,到时被人拉着一并做了替罪羊的可能性还很高!

    越想之下,他越觉着此事有些可怕,原来自己竟是被人利用了,之前还想着能借此机会飞黄腾达呢,现在回看是那么的可笑。

    孙途见他神色一阵变幻就知道自己的说辞起到效果了,便最后又道:“陆虞侯,其实对你来说,帮我一起平定梁山贼寇才是最好的选择,到时我还能向朝廷讨要你入我军中,如此也就不用再怕任何人了,你也成为有功之臣,不比现在只能寄人篱下要强得多吗?

    “当然,此事的选择权在你,我绝不会勉强于你。另外,你若真有心,就得将曾监军的一举一动都报与我知,如此才能确保他不会乱我军心,影响了全盘大计。”

    “这个……还容卑职考虑一下再作答复。”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只从陆谦的反应就已经能看出答案来了,尤其这么一说,就变相地招认了曾开乾来青州确实是包藏祸心

    这一严重事实了!

    孙途淡淡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与此同时,亲兵也赶了回来,向他禀报道:“都监,就在两日前,有人在城中酒楼闹事惊动了府衙的人,但在捉拿时,他们居然又伤了几名衙差。好在当时有我巡城将士路过才出手拿住了他们。而就他们所说,自己便是曾监军的下属,是京城来的禁军。不过兄弟们并不相信,才把他们扣押起来……”

    “竟有此事?他们真是好大的胆子!”孙途一听,伸手就砰地一拍桌案,满脸怒容道:“我青州城这些日子以来不敢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却也少有人敢随意闹事了,这些禁军竟敢不顾我禁令伤人胡闹,真真是岂有此理!”

    “孙都监……”陆谦一听也有些急了,刚想说几句什么,却被孙途挥手打断:“陆虞侯不必为这些家伙解释什么,我很清楚这些人的想法,不就是仗着自己是从京城来的所以看不起我们青州将士,不把我们的律令当回子事儿吗?若连他们都整治不了,本官还拿什么号令三军?来人,将他们全数拉到府衙前的十字街头,每人重责一百军棍,然后再把他们枷号示众三昼夜以儆效尤!要不是看在他们是禁军的份上,本官早就将他们枭首示众了!”

    这杀气腾腾的一番命令直看得陆谦目瞪口呆,心惊胆战。他是真没想到孙途的军法会如此严苛,不过是和人厮斗而已,居然就要将人往死了整了。但随即,他又心下一凛,这么一来,自己还怎么与曾开乾交代啊,他可是奉命来找回那些人的,结果他们却要被人打个臭死,还要吊起来示众,这哪是打这些将士啊,分明就是在打曾监军的脸面了。

    可是在面对孙途勃然而发的怒气时,他却心虚不已,自己好不容易才与孙途搞好了关系,可不能因为这件小事而给破坏了。最后在一番踌躇后,他终究没有再多说什么,无奈地离开复命去了。

    直到他走后,孙途脸上的怒色才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玩味的冷笑,看着已经过来的朱武道:“你以为这般做法能让曾开乾和陆谦相互见疑,从而让我们有机可趁吗?”

    “都监好谋算,我料定他们很快就会反目了。而且一旦走到这一步,陆谦必会彻底倒向都监,从而为我们所用。此人一看面相就不是个忠诚之人,只要对自己有利,他能出卖任何东西,曾开乾更不在话下了。”

    “呵呵,小人嘛,总是这样的。所以说有些人总提什么小人不堪用是不对的,无论君子还是小人其实都有其用处,只是看你怎么用而已。像陆谦这样的小人只要我们使用得宜,就能起到绝佳的效果。当然,像这样的小人在用过之后就该顺手清理掉了。”直到这时候,孙途眼中流露出对陆谦的憎恶与杀意,只可惜已然出了军营而去的陆虞侯是怎么都不可能知道了。

章节目录

带着仓库到大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奥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带着仓库到大宋最新章节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C)2020 www.australianlevitra.com 奥创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