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大叔,歇几天吧,春节加更加的脑袋疼!

    ………………

    佛国湮灭,精神体重归身体,李绩被人一把掐住脖子,茫然四顾,却是不知身在何处?

    不应该是在死寂空间神秘黑洞处么?怎么换地方了?

    这辈子,修道三千年,这是他第一次被人掐住脖子拎在半空中,挣扎不得,就像被屠夫攥着脖子的鸡子,毫无反抗之力。

    现在的他,自身状况清爽无比,精神归于肉-体,完美无缺,二斩境界,货真价实,就连性灵中的那一点顽固的佛国之光,也在他最后的垂死挣扎中被消湮的一干二净。

    当然,他知道这不是他自己独立完成的,能做到这一点,大半的功劳还要归咎于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道人!

    但这不是他就应该被人拎在空中审视的理由!

    二斩半仙不要面子么?

    他想挣扎,却发现虽然自己一切正常,状态好的不能再好,但整个人的精炁神却被某种神秘的大道法则压制的支离破碎,不是消失,而是互相不能通连,仿佛身体内的一切能力都不再是一个整体,而是变成了互相独立,互不支持的状态,这样的情况让他根本就发挥不出自己的力量,只能任由那只元炁大手轻轻松松的把自己拎在空中,就像挂在铁钩上的老腊肉!

    他知道,面对面的一定是仙人,只不过是哪个层级的仙人,还有待另说。

    道人不紧不慢的开了口,没有任何表情好恶流露于外,

    “你毁了我一炉丹药,你怎么说?”

    李绩能看到道人身旁那座巨大的鼎炉,但饶是他敏锐机变,也一时无法把方才发生的一切完美的串连起来,发生了太多,灵山佛国降下的佛诫怎么忽然就变弱了?自己怎么就来到了这个地方?身体没有灵魂,它到底是怎么跑的路?是有人带他来,还是巧合之下?佛门伟力者是谁?眼前这个伟力者又是谁?哪条腿更粗?

    这一切,又和那该死的丹药有什么关系?

    事出无奈,他也不是不讲理之人,尤其在拳头比他还大的仙人面前,他还是很愿意讲道理的。

    “晚辈愿以……嗯,以双倍认罚,以补偿前辈的损失!”

    本来是想十倍认罚以表明悔改之心的,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在仙人面前可不能口花花,而且仙人的丹药是很珍贵的吧?他又是修士中出了名的穷光蛋。

    “好,痛快!年轻人有魄力!我这炉丹,有孤仙独子一味,并蒂双莲一只,太息元始气一缕,等等,先天灵植二十八种,另有后天灵药四十九味,药龄都至少在十万年以上……再加上老道我百年耗时用功,你等等,我且算来……”道人是个认真的,一五一十算的清楚。

    半空中李绩听的头大,道人说的这些,他别说是去搞,就是见都没见过,听都没听过,别说双倍,就是照原价赔偿,卖了他都不值!

    急忙辩解道:“且慢,且慢,老神仙,害你丹药的又不止我一个!我有责任,那个搞灵山佛国的和尚也不能脱开干系吧?

    真论起轻重,只怕他的责任还在我之上!毕竟晚辈这样低微的境界要说能对您造成多大的影响,这说出去有谁能信?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您可不能以大欺小,柿子只拣軟的捏!”

    他这里话还没说完,远处传来一声闷哼,虽不见人,但声音历历在耳,

    “搅屎能力可与境界无干!修真界无数纪元下来,以平凡之身能搅动修真界,仙界风云的前例可不少!

    麻药师,你可不能被这奸滑小子所惑,只看表面,却忽视了因果!”

    这个道人,是麻药师?应该是道门中人,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根脚?

    麻药师不咸不淡,“哮天如来,是非轻重,老道我不须人教!他有他的过失,你有你的责任,各自为论,不可混为一谈!”

    哮天如来哼道:“你破了我的佛国,又怎么说?”

    麻药师想了想,实话说,他当时出手其实是完全可以选择轻重的,可以完全不顾来自死寂空间的变化,只专注于丹药炼制;也可以放任直接掐灭佛国之光,不顾丹药成败;

    每种选择都有可能,端看当时一动念间的决断;

    他之所以选择了现在这样的做法,一来是考虑不顾佛光影响的话,很难说最后炼出的丹药会不会带有一丝佛性?他堂堂真仙麻药师炼出的丹药竟然带有佛性,拿出去是会让仙人们取笑百万年的!

    二来嘛,也是隐隐的道统排斥,正是出丹的关键时刻,你哮天如来搞这一手,不管是有意无意,他都会按有意来处置,这是行事的原则!

    所以虽然没有直接掐灭灵山佛国,却是极大的牵制了佛国的力量,也算是出了重手,用意就是給那只蚂蚁下黑手的机会,这其中的得失,他很清楚,和尚同样明白。

    对他而言,炼丹还是失败了,不是尽毁,而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对他这样的炼丹宗师来说,哪怕有一丝瑕疵,也是不会展于人前,没的坏了丹师的名头。

    对他来说,就是失败。

    于是道:“你坏我炼丹,我毁你佛国,因果已消,就此揭过,如此,你还有何话可说?”

    哮天如来虽有不满,但在仙人的世界,这就是规则;也是双方之间最好的解决因果的方法,不如此,因果会牵扯的越来越多,对双方来说都是不能承受之重!

    “然!便是如此。只不过这个小修,我还要问他几句!”

    麻药师便注目李绩,“你是我的俘虏,除了我的问询,可以拒绝其他人的要求,你怎么说?”

    李绩就叹了口气,“俘虏也是有人权的!您这么拎着我,谁的问题我也不答!”

    麻药师面无表情,把元炁大手一松,李绩顿感浑身上下恢复自由,方要有所动作,就只觉天地压力之大,便如凡人处身高压锅中,倾刻之间,感觉自己就要被压成肉饼,压成灰灰!

    张口欲喊,却连声音,神识都被压了回来,不得出,便拼尽全力鼓动内秘也不能抗,那根本就是完全不同层次的压力!

    正感觉自己就要被压爆之时,那只元炁大手又一把攥住他,麻药师的声音冷冷传来,

    “你,还要求你的权利么?”

    李绩深深的喘了几口气,“您的大量,就是我的权利!”

    仙界第一课,不要和仙人们谈权利!

    否则,他们就会和你比拳头!

    :。:

章节目录

剑徒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奥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惰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惰堕并收藏剑徒之路最新章节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C)2020 www.australianlevitra.com 奥创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