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无羡瞅见赵宁神色颇有异样,好奇地凑过来,伸长了一寸脖子往玉盒里瞧,看清里面的丹药后,愣了愣,而后吸溜一声,倒吸一口凉气和三尺垂涎,“金元丹!陛下真是大方啊,竟然赏赐了一颗金元丹给你!不亏是你未来的姐夫,厉害厉害!”

    他竖起一根粗大的大拇指,满脸羡慕忌惮之色,看他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把自家姐姐送进宫去。

    宋治会送来一颗金元丹,的确出乎赵宁预料。这东西强根培元,对修行者有莫大好处,就算是二流修行者,服用之后也可以拥有一流资质;且能大大增强真气,有助于提升修为,迈进一个境界是肯定的!

    只要吞下它,赵宁成就御气境后期,就在反手之间。

    如此珍奇,只有大内炼丹师掌握了炼制的方法,且不说需要多少珍惜药材,每年的产量一共就只有三颗!寻常时候,金元丹都是只提供给帝室子弟,基本不会外流,这也是帝室确保自家修行强者后继有人的一大倚仗!

    赵宁就算查办平康坊的大案有大功,但宋治能掏出金元丹来,就如魏无羡所说,绝对是看在赵宁是他小舅子的份上。

    先是射雕弓,再是金元丹,就这些东西来看,赵宁的这个未来姐夫,对他的确不薄。

    合上玉盒,赵宁心里一片清明,让魏无羡坐镇班房,自己到了里间,准备直接吞服丹药开始修炼。这东西太过珍贵,拿在手里招摇过市,万一有个闪失,赵宁损失可就大了。

    赵宁的修炼资质,在如今的大齐是凤毛麟角,服用金元丹后也有提升,但不会像二流资质变成一流资质那么大。同样的一碗粥,能让快饿死的人活命,但对一般人就没太大影响。

    不过这种提升也不容小觑,毕竟天资到了赵宁这种高度,要更进一步极难,任何微小的提升都足以让他跟相同的人拉开差距。

    服下丹药后,赵宁默默运转《青云诀》,徐徐化开药力。很快,他就感觉腹中有一缕缕温热气流向外散出,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每一缕都似有深邃浩瀚的力量,可以激烛扬清,改换一方天地!

    赵宁引导真气包裹着这些气流在筋脉中游走,将药力一点点化用,心无旁骛。

    约莫两个时辰后,赵宁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金元丹的药力已经化开大半,他感觉自己身轻如燕,好似有束缚自己的石头被从肩上挪开,跟天地元气也亲和了许多,就如两者之间有薄薄的隔膜被撕去。

    此刻再吸纳周围元气炼化成真气,比之前快了有一成多,赵宁不由得心头大喜,如此一来,他的修炼速度就会加快不少,这是修行资质的提高!虽然幅度不大,但影响却绝对不小。

    凝神静气,赵宁继续运转青云诀,这回开始利用金元丹的残余药力,开始尝试拓展气海,突破境界。

    魏无羡坐在班房里百无聊赖,时而抓抓耳朵,时而扰扰腮帮子,手里捧着一本鬼怪志异,让他看得好像自己浑身不自在。

    眼看到了饭点,魏无羡抬头看看太阳,又起身往里间瞅瞅,见赵宁不像会很快完事的样子,便打算让人端些饭菜来。在赵宁没结束修炼时,他是不会离开班房的,免得出什么意外。

    “魏都头,外面有一对母子,提着个食盒,说是要求见赵总旗跟魏都头。”这时,一名当值看大门的府卫,快步来报。  “一对母子?什么样的母子?”魏无羡茫然不解,赵氏跟魏氏会有母子这种组合,来给自己送饭?除了赵七月,就没哪个世家子会干这种事。

    府卫连忙道:“是个容颜艳丽的妇人,看衣着打扮是个平民,但姿色却是极为罕见……哦,对了,那妇人说都头和赵总旗是她们母子的救命恩人!”

    魏无羡恍然大悟,“带她们到这里来。”

    少顷,一个瞧模样也就二十出头的妇人,一手拉着一名七八岁的小孩,一手提着个食盒,弯着腰紧张的跟在府卫后面,小心翼翼进了院子。

    “都是熟人了,不必这么拘束,进来坐吧。”魏无羡笑着招呼。

    眼前的艳丽妇人,就是被他跟赵宁,在白衣会的赌坊堂口,救下的叫“玉娘”的小产女子。她有一个八岁的儿子,被白衣会卖给了苍鹰帮,后来赵宁下令解救一切女子和小孩,便被都尉府的人从飞鹰镖局带了回来,第二天对方就母子就在都尉府团聚了。

    妇人并不敢坐,也不敢看魏无羡,将手里的食盒放到小桌子上,揪着衣角羞愧道:“当日若非都尉府及时出手,贱妇如今不知是否还在人间,犬子也不知会怎样,魏大人跟赵大人的大恩大德,贱妇没齿难忘,一辈子都会铭记在心……只是贱妇家贫,无以为报,只能亲手做些糕点送来,略表心意罢了,请魏大人不要嫌弃……”

    说着,探手将小孩拉到身边,按着他的头让他跟自己一起跪下,就要朝魏无羡磕头。

    魏无羡连忙拦住他们,自己也闹得有些脸红,被人这样当面发自内心的叩谢,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况且对方还是个艳丽妇人,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只能连说分内事,当不得如此重谢。

    见对方衣衫单薄,大冷天冻得双手红肿,耳垂都有皲裂痕迹,便对收下对方的食盒糕点也不忍心,掏出钱袋要塞给对方,当作购买糕点。妇人怎么都不肯收钱,见魏无羡力气大拗不过,便食盒也不要了,拉着自己的孩子边往外退边不停道谢,并让他代为向赵宁致谢,慌慌忙忙的走了。

    魏无羡望着对方快步离去的身影,叹了口气,收起钱袋,坐回了椅子。他本来是不想吃对方送的糕点的,毕竟山珍海味惯了,不太瞧得起市井妇人的手艺,但想起对方的质朴情义,还是决定尝尝,熟料吃下了第一块桂花糕,便再也停不下来。

    等他抱着食盒快把糕点吃完的时候,里间传来一声响亮气鸣,犹如鹤唳,格外清亮悠远,极富穿透力。

    “破境了?”魏无羡豁然起身,又惊又喜。

    没多久,赵宁走了出来,虽然气息已经收敛,但修炼资质的提升与刚刚的破境,仍是让他看起来精神焕发的厉害。

    “虎啊兄弟,还没到半年就连破三境,你这个修炼速度,真是一骑绝尘!大齐一百年没人做到过了,让兄弟我实在是汗颜无地啊!”抱着食盒的魏无羡伸出两根大拇指。

    赵宁笑了笑,云淡风轻:“不过是靠了丹药辅助,算不得太强。”

    可惜金元丹只能服用一次,吃第二颗就没用了,不然赵宁会想方设法再弄些。

    魏无羡撇撇嘴,以示对赵宁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的唾弃,他忽然想到什么,露出一脸怪异的笑容:“杨佳妮可是说了,让你成就御气境后期了,就通知她一声,她要来跟你打一架的。”

    说到这,魏无羡笑得更加欠揍:“对她而言,你可是个负心汉,当初在秋猎场上,她就很想揍你。只不过因为那时她已经是御气境后期,不想占你便宜,这才忍着没动手。她那柄丈二陌刀的威力,你我可是见识过了,不比你姐的开山巨斧威势弱,这回你可惨了,惨了惨了!”

    赵宁懒得跟他插科打诨,杨佳妮如今都不在京城,岂会因为他破了境就大老远从扬州赶来,见魏无羡抱着一个食盒,便问了一句。

    听罢魏无羡的解释,赵宁又看了那食盒一眼,“这食盒的材质虽然不是顶级,但花纹却很精美,应该不是很便宜,而且看着也很新,以玉娘大冬天衣衫单薄的情形看,这食盒怕是她借的。如今留在了这里,她回去后未必好交代。”

    魏无羡张了张嘴,“那岂不是说,我给她钱反而害了她?她没收我的钱,还弄丢了食盒,这损失……会不会很大?”

    赵宁见盘子里还剩两块太师糕,拿起来尝了尝,摇摇头,眼神有些不忍,“面粉和调料都很精细、新鲜,没有一点儿杂色、杂质,虽然未必多贵,但以她家目前的情况来说,也绝对不便宜。老魏,玉娘刚刚小产,身子还未康复,在这样的寒冷天气里,专门买了好的食材,精心做了这些糕点,借了邻居的食盒送过来,就为表达对我们的感谢,这份心意不能说不重。”

    魏无羡张大了嘴,半响无言,末了感慨道:“多好的女人啊,怎么就嫁了个赌鬼?宁哥儿,我们能不能帮帮她?”

    赵宁心里已经有了计较,“那小孩我之前看过,修炼资质不俗,将来必成元神境中期,乃至后期。你和我都可以把他招为府上的书童,稍微培养训练一下,日后就会是家族客卿一类的存在。”

    魏无羡点点头,“这样的书童,从进府开始,每月例钱就不会少,足够她们母子衣食无忧了。往后等这孩子修为提高,足以让玉娘过上好日子……食盒待会儿得叫人送回去。”

    解决了一件心事,魏无羡轻松不少。这种事叫下面的人去做就成,不必他俩亲自登门。

    午后,都尉府大小官吏齐聚一堂,为平康坊的案子叙功。场面很热闹,赵宁这一边的官吏们无疑是焦点,出尽了风头,引得吴绍郴那边的人眼红不已,议论纷纷。吴绍郴全程低着头,就没抬起来过,好像一只鸵鸟。

    下了差,大小官吏们一起出动,在附近一家酒楼庆祝,吴绍郴则压根儿没去。张文铮麾下的属吏和都头队正们,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得好处,完全是因为赵宁分了功,所以频频对赵宁和他麾下的人敬酒。双方一时打得火热,关系亲近不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很多人都栽倒在了桌子底下。赵宁因为今晚还要去一品楼,了解对方搜集刘氏罪案的进度,说不定还要解决一些疑难问题,就控制了酒量。但一个多时辰后,他还是忍不住要去茅房。

    从雅间出来,赵宁跟一步三晃的魏无羡经过走廊,正要下楼梯,迎面上来几个浑身酒气、跌跌撞撞的酒客,看似无意的靠近了他俩。

    陡然,一抹寒光从为首酒客的袖子里闪出,在电光火石间,隐蔽而又迅捷的刺向了赵宁腰眼!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酒客一起动手,一左一右向赵宁挤压过去,不仅限制了他的活动空间,袖中也同样有符兵的光芒掠出!

章节目录

第一氏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奥创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蓬蒿人并收藏第一氏族最新章节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C)2020 www.australianlevitra.com 奥创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