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ustralianlevitra.com

路易斯布尔乔亚、雕塑家易斯·布尔乔亚:穷尽一

  在开始今天的故事之前,松果君想邀请大家一起来翻看一册绘本,我们学着像孩子那样,于发现美好的眼睛和心,读图说话。

  不算太久的之前,在法国巴黎东南郊,有一条河,河边鲜花盛开。有位小姑娘和家人一起,住在河边的一栋美丽子里。小姑娘经常和姐姐、弟弟相伴,在河边扎帐篷,伴着大自然的美景读书、写日记、看星星,幻想各种奇妙的场景。

  小姑娘家里经营着挂毯修复生意。小姑娘的父亲是军人,常年不在家;母亲是一位织匠,忙里忙外打理着工作和生活。

  自幼,小姑娘便在家里的工作室当学徒,向母亲学习如何编织布料、设计图案、修复挂毯。母亲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的艺术启蒙老师。

  小姑娘还在索邦大学念书的时候,母亲去世。悲痛、之下,她离开学校,放弃了所学专业——数学和几何学——转而从事艺术创作。她渴望找到一个出口,倾诉自己的情绪。

  时光荏苒,当年那个跟在母亲身边学习技艺的女孩已经成为著名的艺术家。她把对儿时生活和亲人的思念都倾注在作品中,其最著名的作品就是名为Man的巨型蜘蛛雕塑。关而于她的故事,还远不止此。

  故事讲到这里,大家都了然于心,这是关于一个小女孩的成长历程。眼尖的朋友或许已经能够直接喊出这位女孩的名字了: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没错,就是那位在1999年创作出名为《母亲》(Man)的巨型蜘蛛雕塑的美籍法裔艺术家。

  在这本美好的绘本里,我们读到布尔乔亚缤纷的童年生活,她与母亲的亲密感情,她对职业生涯的果断取舍。但对于父亲,绘本中只是略提一二,对布尔乔亚成年后的艺术创作也未着墨太多。实际上,父亲对于布尔乔亚生活与创作的影响,并不小于她的母亲,只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呈现,这个松果君稍后会讲。

  提到易斯·布尔乔亚,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那只看上去似乎无处安放的巨型蜘蛛。我们都知道,蜘蛛是她的标签,是她的名片。但我们或许不那么了解,这只看似冰冷、不安,甚至有些的蜘蛛,包含了布尔乔亚对母亲的无限爱恋——这件作品之所以取名《母亲》(Man),是因为它的原型是布尔乔亚的母亲。

  1911年,易斯·布尔乔亚出生于法国,家中排行第二,有一个姐姐和弟弟。最初,父母在巴黎经营古董挂毯生意,后来举家搬到巴黎东南郊的Choisy-le-Roi 地区,在那成立了一间工作室,专门从事挂毯修复。

  从布尔乔亚记事起,身为织匠的母亲一直都是忙忙碌碌,一面照顾姐弟三人的生活,一面打理工作室的生意。正是从那时起,跟在母亲身边的布尔乔亚接触到了编织、染色、线条、绘画。这些关键词小时候围绕着布尔乔亚的生活,长大后填满她的创作——自始至终,布尔乔亚都在用自己的艺术作品反复编织着现实与记忆。

  布尔乔亚与家人合影。布尔乔亚在家中排行第二,有一个姐姐和弟弟。

  童年记忆、艺术启蒙,这一切都发生在法国。但布尔乔亚在1938年和艺术史学家罗伯特·戈德华特(Robert Goldwater)结婚后不久,就离开巴黎前往纽约定居,直至终老。

  很多关于布尔乔亚的文章都提到,从巴黎到纽约,对于布尔乔亚而言,是一场无比无奈又无比决绝的迁徙。布尔乔亚自己也在一次采访中坦言“一直受着思乡的”,动情之处差点潸然泪下。

  这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原委?她为何要与自己出生、成长的地方做这样伤痛的离别?

  布尔乔亚的装置作品:Personages。定居纽约之后的布尔乔亚,创作了很多关于“重建”“乡愁”“祖国”的装置作品。

  布尔乔亚的父亲是一名军人,在她出生后不久,一战爆发,路易斯布尔乔亚父亲上了前线。而因为过度的担心和思念,布尔乔亚的母亲曾一度自己的丈夫,从一个营到另一个营。战争、分离、不安......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如意,但一家人的生活,终归是幸福的。

  转折发生在布尔乔亚10多岁那年:她亲眼目睹父亲与家庭教师。那一刻的、、失望、无措,在小布尔乔亚心里,留下了永久的创伤。在一次采访中,布尔乔亚这样说:“我记事后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我父亲去参军了,路易斯布尔乔亚同时我还记得我那时的伤痛,尽管当时的我只是一个小孩子。战争结束后,和许多夫妻一样,我的父母变了,其实是......我的父亲变了。他变得不在乎我们。他开始和女人寻欢作乐。”

  这份创伤,日后作用在布尔乔亚的艺术创作中——曾经,她的母亲带着她修复那些破损的挂毯;而今,她用自己的作品,修复着记忆里的忧伤。最终,她选择离开被忧伤填满的故乡。

  布尔乔亚的装置作品:《细胞-26》(cell-xxvi)。面对这样一件直指的作品,每个人都能从中获得自己想要读取的信息:孕育、存在、建筑、记忆......悬挂着的布面人偶呼应了布尔乔亚极具代表性的作品《螺旋状的女人》(Spiral Won)。

  布尔乔亚的雕塑作品:《歇斯底里的拱门》(Arch of Hysteria)。很多评论家认为,这件作品体现了布尔乔亚被压抑的记忆和被压抑的心理,试图传递脆弱与不安。

  《易斯·布尔乔亚:蜘蛛、与橘子》(电影从1990年始拍摄)。蜘蛛和,不难理解,与整个家庭、人生回忆、创作历程息息相关。橘子,为何出现橘子?电影里自有解释。

  在这部电影里,晚年布尔乔亚将自己毫无保留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尽管布尔乔亚之前也曾多多少少接受过各式采访,但如此长时间镜头,还是令人感到意外),用一种云淡风轻的口吻讲述自己的作品、家庭、记忆,也提到父亲,提到父亲是如何一点一点为家庭带来。

  电影中,布尔乔亚讲到童年记忆对自己创作的影响。她说:“我的童年永远充满魔力、充满奇迹、充满戏剧性。”

  布尔乔亚在电影里展示了如何在一只橘子上作画。她回忆起过去,周日的晚餐过后,父亲拿起一个橘子开始涂鸦,说他正在为女儿画肖像。画完后,父亲就把橘子切开,然后开起玩笑:“你看,橘子多有内涵,可惜我的女儿从未这样美好过。”时至今日,布尔乔亚谈起这件往事,依旧觉得伤感。因为她无从判断,彼时父亲的话,是否真的只是玩笑。

  布尔乔亚还细致解释了在作品中经常使用的“螺旋”和“扭曲”元素,也是来自童年——母亲经常带着他们在河边清洗挂毯,洗完之后就一起拧干。拧干过程中的挂毯,就是呈螺旋状。“这样的形状非常有力量。”布尔乔亚说。

  这部电影带着观众走进布尔乔亚的私人空间,走进她的工作室和她的作品。镜头下的布尔乔亚顽皮又特立独行,戴着镶亮片的帽子和桃红外套,会很坦诚地分享自己的心情,毫无保留地讲述一件作品的创作过程,也会毫无缘由、不耐烦地打断记者提问。

  戴着镶亮片的帽子,穿着桃红色红外套,镜头里的布尔乔亚是位可爱的老太太。

  Jean-LouisBourgeois,布尔乔亚的二儿子,路易斯布尔乔亚也在电影中出镜。这里要说件有趣的事,布尔乔亚曾经创作过一件以Jean-Louis为灵感的作品,看起来无厘头又很可爱。

  在易丝·布尔乔亚漫长的艺术生涯里,她始终站在当代艺术的前沿,以其综合了实验性的材料、天马行空的想象、独到技巧的艺术作品闻名于世。与此同时,她作品里渗透出的不安、无措、、忧郁,也令人好奇。

  2010年5月,布尔乔亚离世,享年98岁。用“一代传奇落幕”这样的字句来描写她,也不足为过。

  她终其一生都在努力同自己的过去和解——用含蓄又激烈的方式。她是如此矛盾:过往,又止不住反复再现;远离故土,又思念故土。充满力量,又直言自己不愿制造(尽管布尔乔亚未曾给自己下过明确的定义,但很多女性主义者一她为偶像)。

  而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布尔乔亚,我们梳理了关于她的几个关键句。从1读到8,对于布尔乔亚,你或许会收获自己的解读。

  虽然布尔乔亚整个艺术生涯的创作都离不开忧伤、死亡、挣扎这样的主题,但她出生于1911年12月25日,圣诞节,一个被祝福填满的日子。

  早在20世纪40年代末,布尔乔亚就开始把注意力转到蜘蛛身上。蜘蛛被她视作母亲的替身。布尔乔亚曾经说过,母亲是她最好的朋友。母亲总是、聪明、耐心、勤劳、细腻、,像蜘蛛那样,编织着自己的网,也编织着自己的生活。“当人们打破蜘蛛辛辛苦苦编织的网时,蜘蛛不会生气,只会用心去修补。”在布尔乔亚心里,母亲也是这样的。

  或许因为自身太过棱角鲜明,以至于人们常常忽略了一件事——过父母婚姻遗憾的布尔乔亚自己,有着一段非常幸福、美满的婚姻。据说,布尔乔亚和丈夫罗伯特·戈德华特是在图书馆相遇,布尔乔亚对罗伯特的第一印象很好——“他很风趣”,她形容罗伯特是“与父亲完全不同的人。”罗伯特非常爱布尔乔亚,这从他们的三个孩子都跟随母亲姓就可以看出。

  最常被提起的“雕塑家”身份之外,布尔乔亚也是一位画家、手艺人。因为家庭原因,她最先开始接触的艺术创作就是绘画和编织。她一生持续创作了很多优质的绘画、布艺作品。就像她自己说的,童年时的人生经历和家庭背景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她。

  法国人布尔乔亚说得一口流利英语,这不仅仅是因为她结婚后定居纽约,还因为从小父亲对她的有意培养。父亲对布尔乔亚寄予厚望,希望她长大后可以接手家里挂毯修复的生意,所以一直支持她学习英语。

  母亲的离世、父亲对婚姻的不忠,以及战争遗留的创伤,使得布尔乔亚一直处在不安与焦虑中。父亲去世后,布尔乔亚在1950年代患上了抑郁症, 尽管一直艺术创作才是摆脱困顿的唯一方法,但布尔乔亚还是地接受了治疗(据说最多时一周接受4次),她希望现代医学可以帮助自己走出抑郁。布尔乔亚的治疗持续至1980年代(因她的医生去世才停止)。在此期间,内心的阴霾从未真正消散,而病痛对于身体的消耗,从不曾令布尔乔亚停下创作的步伐。“我因为艺术而存在。我是我的作品,我不是我本人。”她这样说。

  布尔乔亚在多幅作品里呈现她对于战争的记忆与反思。左:《拄着拐杖的截肢者》(Amputee with Crutch);右:《蓝色连身裙》(Blue Dress)

  1960年代,布尔乔亚夫妇搬到纽约切尔西(Chelsea)区一套精致的里——这也成为她余生的居所。1970年始,布尔乔亚就在家里举办周日沙龙,此后的30年里,学生和年轻艺术家每周都会来这里谈论他们的作品。沙龙对所有人,唯一的两条规则是“感冒的人不能来;来的人一定要带着自己的作品。”人们从未停止过猜测:多半孤傲的艺术家举办热闹沙龙的初衷为何?连布尔乔亚自己都曾莫名地称沙龙为“周日”。答案如何已经不重要了,留一些不可解的好奇,何尝不是一件有趣的事呢?

  和艺术创作一样,写作也是布尔乔亚表达自己的方式。从童年时期开始,她就有日记的习惯,相信“如果你把它写下来,你可以受任何事情……”布尔乔亚的日记有三种形式:写的、说的(对着录音机)、画的。从这些流淌的文字、看似天马行空的涂鸦里,人们得以一窥那些影响着她创作的人际关系和内心冲突。她曾经在日记里写道:“艺术作品仅用于呈现,而非理解。如果某一天它被人们所理解,那它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原文标题:路易斯布尔乔亚、雕塑家易斯·布尔乔亚:穷尽一 网址:http://www.australianlevitra.com/qichexinwen/2020/0413/403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